科技邮箱—用户名: 密码:
关键字: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中国科普杂志的美丽与哀愁

  • 2009-03-25 14:22 点击数:
  •   我们的生活与科学的距离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紧密过:DNA破译为人们揭开“身世之谜”提供最可靠的依据,转基因技术可缓解地球温室效应带来的影响,火星探测使人口爆炸的人类向太空移民成为可能…中国的科普工作、特别是科普期刊的现状却没有因此而乐观,与国外同行相比差距甚大。但国内科普杂志并没有停止对出路的寻找,适环境而变令他们不断地在发展。

      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一部台湾影片颇受瞩目一一《20、30、40》,讲述了三个年龄段女人不同的故事,体现了不同年龄带给女人们的美丽与哀愁。

      《DEEP中国科学探险》、《NEWTON科学世界》和《奥秘》这三本科普杂志,分别诞生于“00”、“90”和“80”年代,环境不同时期的他们,也有着各自的美丽与哀愁。

      《DEEP中国科学探险》——视觉不是万能的

      这本创刊于2003年12月,以“中国人自己的《国家地理》”为目标的杂志,下月才迎来周年生日,11月号已经迫不及待地做出“全新改版”了,个中缘由引人揣测。

      继《中国国家地理》和《文明之后》,《DEEP中国科学探险》又一次扛起了“高品位视觉人文科普杂志”的大旗。该刊由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电脑爱好者杂志社联合主办,16开全彩铜版印刷,号称以“探索未知,发现世界”为宗旨,内容涵盖历史、考古、人类、社会、宗教及自然地理与动物资源等学科领域。

      因为目标在于以视觉效果取胜,

      整本杂志70%以上的内容都是跨页或是对页的大幅说明图片,与国际著名图片机构Gamma图片社和电视内容提供商Discovery的合作,确实使其质量相当惊艳,这一点与同类杂志相比可称略胜一筹,甚至能与专业摄影杂质媲美。

      但相比之下文字部分则非常薄弱,选题编排缺乏策划性,“探

      险”本来是个不错的卖点,但多数内容看起来与之没有什么太大的相关,似乎有些浪费。就原创和独创性来说,比例虽然比过去有所增加,但给人感觉还是嫌少,而注重本土原创正是近来颇受称道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能够成功从普通科普杂志中突围之原因所在。

      如本期(11月)“封面故事”《重现肯尼迪之死》,这种转载不同媒体的文章做做专栏也就罢了,无论从科学还是原创的意义来说都不足以成为头条;反而《火焰山下的掌灯人》和《滇池,昆明的心灵之痛》看起来更有价值;《古滇国:滇池岸边的青铜传奇》、《勘测中世纪沉船》的内容太常见,没有新鲜感;《偷窥同治皇帝的婚礼》是个亮点,换一只眼睛看历史的角度很有意思。。

      《DEEP中国科学探险》的读者定位为知识分子和白领阶层,但作为科普杂志,20元的零售价格还是很难让人期期捧场的,何况风格相近又已树立起品牌的《中国国家地理》还要便宜4元,你会怎么选择?

      《Newton科学世界》——前沿需要的代价

      1999年,由中国科学院主管、科学出版社主办的《科学世界》杂志(创刊于1991年)引进意大利《NEW-TON》杂志的部分版权,使《Newton科学世界》迅速在科普杂志中走红。此后,科普杂志转向高档定位的风潮渐起。

      笔者没见过这本杂志当红时的风采,只感觉将其放在现在众多高档科普杂志中,《Newton科学世界》并不十分显眼。幸好科普杂志并不以此取胜。 “Newton”的英文Logo表明了这本杂志的自然科学定位,与其它科普杂志相比她选取的卖点是解读科学界的重大课题和难点,前沿性非常突出。不过高端的内容并没有妨碍《Newton科学世界》的大众普及作用,意大利的《NEWTON》原本就是一本图形杂志,这种国外流行的图解科学方式同样被《Newton科学世界》采用,帮助解释文章中的难点,使得内容阅读并没有想象的费解,并且编译者的努力使这些文字都变得饶有趣味。

      因为市场运作不利,目前《Newton科学世界》处境尴尬,有人将原因归咎为“内容偏难,偏重科学性”,听起来有些搞笑,科学是科普杂志错误的吗?事实上《Newton科学世界》在大、中学生中最受推崇,大多数的“单”也是由他们掏钱“埋”的,虽然没有经济收入的他们对价格抱怨颇多,该杂志的市场运作不利应该与没有理清读者定位这点有关。

      据了解,虽然当年一些资方已经撤离,但目前《Newton科学世界》仍与《NEWTON》杂志保持合作,一部分版权从意大利购买,另外一部分属于《Newton科学世界》,希望办刊的质量不会因此而缩水。既然选择了一个调高的曲子,就应该有足够的准备对待寡鲜的合者。科普类期刊的成长环境毕竟与普通休闲类杂志不同,即使社会的消费能力在提高,短期内也不会对前者.的需求有很大的带动,还需要一个靠时间培养阅读习惯的过程。

      《奥秘》———被遗忘的时光

      现在20几岁的读者几乎少有不知道《奥秘》的,中学时候学校阅览室为数不多的期刊中,总能看到她的影子。科普连环画的生动形式,让这本杂志成功抓住了中小学生读者,从当时的同类期刊中脱颖而出。笔者最初对科普知识的兴趣,就从《十万个为什么》和《奥秘》开始启蒙的。

      然而,今天除了能从与其有着合作关系的网站看到零零散散被转载的文章外,京城的报摊上已经鲜见《奥秘》的影子。按照旧刊上的电话号码打到编辑部去问,被告知北京这里要看得到邮局订阅,因为《奥秘》在外地的发行方式只有这种!

      从当年“全国发行量最大的科普连环画”杂志,到今天除了订户外只有主办单位所在的云南才能“享受”到的地方读物,生于1981年的《奥秘》,以人类风华正茂的年纪显示出一本杂志垂垂老矣的疲态来。连环画风格在科幻动漫杂志的比较下丧失了优势,文摘为主的内容缺乏新意,整体策划更是欠奉,原创这个问题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水准还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众多科普期刊纷纷向高档杂志转型,欲从成人荷包中赚钱的时候,《奥秘》依然走低龄少年读者的路线并没有问题,只是现在十几岁孩子的认知能力和需要不是10年前的同龄人能梦到的,为他们做杂志甚至不会更容易。

      《奥秘》画报社社长对笔者坦言,“近几年受的冲击很大,已经被挤到了边缘”,能否保持住《奥秘》20年的招牌不到,现在看来还难以预料。

总共: 1页     
 
科普新闻
Copyright © 2001-2009 Changzhou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常州市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2008-2009 苏ICP备06048603号
地址:常州大庙弄32号 电话:0519-86619627
技术支持:中吴网 设计维护:梧桐下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czkp.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