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邮箱—用户名: 密码:
关键字: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从科学知识普及到科技素质教育

  • 2009-03-25 14:23 点击数:
  •   ——解析2049上海试点项目之创新与实践

      在当今这个经济日趋全球化、信息爆炸、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任何一个励精图治的民族都不甘心在应对挑战、抢占先机的国际竞争中落败。1985年,美国科学促进会在政府的强力支持下,以开拓者的姿态着手设计制订了一个根本性的、详尽的教育改革战略,即《为全体美国人的科学:达到科学、数学和技术脱盲目标的2061计划》,简称《2061计划》,期望通过教育改革,使所有美国公民到76年后的2061年,即当哈雷彗星再次回归时,都具备科技素质。近20年过去了,《2061计划》有力地强化了美国的教育改革,成为美国科技教育改革的主旋律。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发展已为世界所瞩目,但中国公民的科技素质不仅仍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且多年停滞不前,对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羁绊和影响逐渐显现。在21世纪上半叶这样一个关乎中华民族跃身世界前列的关键历史时期,中国必须设定和实施一项全民科技素质教育行动计划,通过教育改革,增强国民科技素质,提高国际竞争力。但令人担忧的是,就全国范围来看,在关于全体公民的素质,尤其是科技素质方面,一直没有制定过一个规范、明确的标准,缺乏长远、全面、改革性的规划和行动计划。

      1990年代中期,中国教育和科技界的有识之士开始敏锐地关注美国的《2061计划》,为提高中国的国民科技素质苦苦求索。1999年底,中国科协倡议的《2049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简称《2049计划》)应运而生,并于2002年4月由国务院批准。

      《2049计划》与上海试点项目

      《2049计划》是中国历史上首个“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它涵盖八个子计划,其基本含义是:到2049年,即建国100周年时,全民具备科学素质。该计划确定:要在相对短的时间内追赶发达国家,实现跨越式发展,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该计划明确提出,中国要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可持续发展战略,必须充分依靠科技进步和创新,发挥优秀人才的重要作用,而这些都要以全体公民的科技素质为基础。在《2049计划》全面推动过程中,青少年将是重点人群,因为他们的科学水平代表着国家未来的科技水平。

      2003年初,《2049计划》以上海为试点城市,以青少年科技素质培育为切入口,由中国科协青少年工作部、上海市科协和上海市教委合作推动,启动了《2049计划》首个项目——《2049中国青少年科技素质培育行动计划上海试点推广项目》(以下简称试点项目),期限为2003—2007年。试点项目的目的是探索改革现有的青少年科技素质培育模式,以教育改革为契机,以教育系统科学课程教纲为基准,以中小学生为对象,以基础教育设施为依托,充分利用科技社团的科技专家资源,结合其他社会化科普教育活动,参照国外成熟的先进模式和经验,实质性地全面提升青少年科技教育课程和科技活动的层次与质量,构建适合上海市情的教学纲要、教学内容和教学模式,建立规范的评估体系,形成可持续发展的青少年科技教育新格局。

      试点项目的设计基于对上海市青少年科技素质教育现状的基本分析。目前上海市青少年科技素质教育改革仍处于起步阶段,就总体而言,存在以下缺陷:缺乏一个成熟的科教合作机制,在一定程度上,“科”、“教”仍是两张皮;缺乏前瞻性的总体构架、系统的设计、统一的目标取向以及相关性;缺乏社会资源;缺乏综合性、外向型的品牌项目;缺乏与课堂教育紧密衔接的课余辅助活动;缺乏创新手段;缺乏统一、合理的测评体系;缺乏开阔的国际视野,与国内国际同类活动缺乏衔接。由于上述原因,目前面向青少年的科普工作较普遍地存在重活动、重形式、重轰动效应,轻实效、轻教育的现象,忽视了培育机制的建立,其结果是浪费了有限的资源,使某些科普活动成为缺乏深度和长远渐进效应的形象工程,不足以全面提高学生群体的科技素质。

      基于上述分析,试点项目确立了以下核心理念和特征:科技界与教育界大联手,整合社会资源,构筑社会化平台;让科学家走进课堂,让青少年学生真切体验科学探究过程,感受科技专家真实的工作经历与态度,完整准确地理解科技进步的图景;引导青少年学生崇尚科学精神,理解科学事业,关注科学过程,学习科学的思维方法,提高技术应用和动手实践能力,提高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让全体青少年都具有科技素质,同时让青少年科技英才获得充分发展的机会。

      试点项目的基本任务为:(1)探索科技界与教育界合作进行科技教育的途径和模式,以“配合”、“补充”的方式参与上海市二期课程改革;(2)开发科技界参与青少年科技教育的社会化生态资源,包括信息资源(如学生资料包、教师资料包、网上资源等)、人才资源(如科技专家团)等;(3)研究青少年科技素质发展的社会化监测系统和评估方法,对项目效果作出科学的、实事求是的分析,同时也为日后实施青少年群体科技素质的长期监测打下基础,更为深入的理论研究和科学地构建青少年科技素质的模型提供依据。

      经过一年多努力,上海试点项目取得了一系列初步成果:科技界与教育界联手共建青少年科技素质教育的社会化平台,基本完成了21个“资料包”,并设立了33所试点学校(中学);初步建立了一支由科技专家组成的志愿者队伍;理论研究与项目操作并行,着手研究课程设计标准和青少年科技素质发展的社会化监测系统和评估方法;建成了信息网站;开始依托高校、科研院所、科技型企业和其他公益性科普教育设施,建立社会实验基地。可以憧憬,通过试点,上海有望用两至三年时间实质性地将青少年科技素质教育工作提升到一个新的更高层面,并为其他省市提供有益经验。

      “教育”与“培育”

      2049上海试点项目以提高青少年科技素质为目的,其途径是改善目前的学校科技教育模式,以理念、机制的创新来实现科技素质教育的跨越式发展。在科技教育实践中,更应注重科学精神的教育。因为从严格意义上说,科技素质是培育出来的,而不是教育出来的。相对“教育”而言,“培育”是一种升华。

      到目前为止,学校科技教育的通病仍是重知识,轻实践;重科学,轻技术;重接受,轻创新;对科学的了解只停留在书本上;对科研和生产实践缺乏真实体验。

      科学所揭示的因果关系具有确定性,因此传统的教科书总是把科学的正面和那些所谓没有争议的结论传授给学生。学生在教科书中读到的往往是缺乏背景的、以一成不变的语言表述的结论,感受的是不容怀疑的语气。但是,科学的发展恰恰来自于批判和求异,人类对科学技术的认识必然是一个历史的演变过程。

      学校和教师所习惯的是严格的学科课程,这些课程大多以某一学科的基础知识为主要教学内容。但是,今天给社会、给每个人的生活带来最直接影响的无疑是高科技、新科技,而且是否对高新科技有所了解并能理解其对今天之世界的深刻影响,也将直接影响到公民对社会和世界事务的判断力。

      上述种种弊端说明,在科技素质教育中,科学精神的培育是科技素质教育的精髓,是比知识传授更为重要、也更为艰巨的任务。更进一步说,科学精神培育的核心是情感培育。在知识、方法和情感三维目标体系中,知识的重要性应让位于后两者,因为后两者更具普遍和深远的意义。其实,今天的学校教育正经历着巨大的变化,变化的总方向是改变单纯知识传授的教学追求,让学生向具有实践和创新能力、具有批判精神的方面发展,让学生理解科学的确定性、求异性、发展性,注重科技新发展,强化实践活动。

      2049上海试点项目在改善学生科技素质方面所作的努力可以归纳为: (1)促进学生的好奇心和学习愿望,发展学生的兴趣;(2)让学生了解科学和技术的新进展;(3)让学生了解或体验科研工作实践;(4)让学生养成尊重科技和科技工作者的态度;(5)给部分学生提供继续发展、深入研究的机会。

      “教育”与“科普”

      美国《2061计划》指出:21世纪人类的生活质量将取决于后代受教育的程度,因此,必须通过科技素质的教育,使所有美国人都具备科技素质,而这场改革必须从中小学校入手。与《2061计划》不同,《2049计划》侧重的是通过全社会资源的集成,利用包括教育在内的综合的科普手段,全方位提高全民科技素质。通过教育手段培养大中小学学生的科技素质只是《2049计划》的八项子计划之一。

      尽管存在以上区别,《2049计划》仍明确提出:中小学基础教育是培养公民科技素质的主渠道。《2049计划》目标设定的基本前提是:到2049年,中国全体公民都应当接受过正规基础教育(中等以下)。由此可以推断,《2049计划》无疑仍是一个以教育为核心的行动计划。在各种科普手段中,教育始终是最根本、最有效,也是最长效的手段。

      “全民科学素质水平”是一个总体概念。《2049计划》是一个远景目标,但绝不是终极目标,它设定的全民科技素质标准应当只是一个基本的低端标准。此外,即使到2049年,也无法以同一尺度衡量不同人群、不同地域公民的科技素质。

      面向全民,尤其是面向处于知识金字塔结构底层的广大民众进行的科普,其作用在更大程度上是营造社会氛围、弘扬精神、激发意识、普及常识、拆除科学与民众间的樊篱、提高民众生活质量,因此,多少有些扫盲和补课等后天护理的性质,并不能按照标准系统地、有计划地从根本上提高科技素质。

      在此,笔者毫无贬科普而褒教育之意。两者目标一致,相辅相成,其差异主要在于具体对象、形式和手段。此外,科普也应当是双向互动的,不能简单地把公众作为科普受体,自上而下地单向施教,全方位平摊,而是应该激活公众的求知和参与意识,注重普及与提高相结合,以提升和引领的态势抓科普。

      由此可以引申出以下理念:在面向全民的基础上,要充分利用目前有限的科普资源,把重点放在教育上,把主要对象放在对科技素质有更强的接受能力、有更强的社会活动能力和社会责任能力、对科学技术有更强的应用能力和传播能力、对全民科技素质的提高有引领作用的人群上。

      “全民”与“青少年”

      《2049计划》的最终目标是提高全民科技素质,但青少年始终应当被给予特别关注,他们的科技素质代表着中国未来的科技水平和国民科技素质。2049上海试点项目的受益对象是青少年群体,其主要部分是中小学在校学生。因此,必须将重点放在改善中小学校科技素质教育上。不妨粗略地作一个区分:(1)教育与青少年的相关性更为紧密,而科普的主要对象则侧重于成年人群;(2)从教育和科普的区别看,(基础)教育属源头或上游,科普(包括继续教育)则是中下游;(3)从年龄区分看,成年人群代表现时,青少年则是未来。

      因此,没有理由不放眼未来,立足青少年,从源头抓起,从教育入手,把重点放在未来社会的主流人群上。当然,要这样做,最有效的手段还是教育,包括学龄教育和学龄后的继续教育,直至形成一个全社会终身学习的环境,这恐怕就是《2049计划》所能奉献给社会的千秋功德了。只有通过教育手段,才能为祖国未来的科技事业营造出肥沃的土壤,从而提高全民的科技素质,培育出优秀的科技人才。

      科技与教育的大联手

      在上海“科技兴市”的战略构架中,规划设计新时期科普工作的发展战略,改善现有科普工作格局,引入和创新科普工作的理念和手段,营造有利于科普工作健康发展的社会环境,整合社会资源,构筑社会化科普平台等都应予以高度重视。营造科普的社会环境自然包括资源开发、大众媒体传播、场馆设施建设等一系列任务,而社会资源中最核心的力量是科技界和教育界,这两者的结合是科技素质教育最合理、最有效的途径。

      科学从来就有两个功能:探究自然规律和教育人民。科学家、工程师应当具有社会责任感,积极参与科技教育工作。科技界跟教育界实际上有着天然的合作关系。《2049计划》的出台是国家和民族未来发展需求之使然,自然能够得到全社会的共鸣和响应。上海试点项目将是上海科技界和教育界一次联手创新的极好机遇。

      从科普工作的角度看,学术团体承担着科学普及的社会义务,而青少年应成为学术团体科普的主要对象。科学的未来将由今天这些青少年去创造,为了本学科的发展后继有人,必须从现在起关注教育,关注青少年。

      虽然,现在还很难描绘出项目试点后上海市青少年科技素质教育的状况,但可以满怀希望地憧憬:(1)科技界与教育界这两大社会力量将实现更加紧密的合作,优势互补,共建一个新平台,补教育资源之短缺,并在其他社会力量的支持下,形成全社会理解、关心、支持和参与青少年科技素质教育的新局面;(2)科技专家介入教材设计和示范性教学,不断引入多样化的教学手段和载体,引入最新、最活的现代科技发展知识、信息和案例,使教学能关注现代科技的焦点,跟踪现代科技的发展动态,丰富、更新和完善教学内容,活跃教学形式;(3)科技专家介入学校科技素质教育,将密切书本和实践的关系,使课堂贴近实验室,使学生贴近科学家,破除科学的神秘感和科学主义的负面影响,为学生提供更多观摩、体验,乃至参与科学研究的条件和机会,更好地影响青少年,吸引其对科学产生兴趣,鼓励和帮助他们走入科学事业,更早地发现和培育青少年优秀人才,缩短他们的成长期。

      2049上海试点项目的实践证明,实施《2049计划》是完全必要和切实可行的。以改革为契机,以创新为主旋律,参照国外成熟经验,通过稳妥的设计、部署、试点、推广,2049上海试点项目完全可以取得跨越式发展,为实现上海的“科教兴市”战略,提高青少年科技素质,构筑上海的人才高地作出积极的贡献。

总共: 1页     
 
科普新闻
Copyright © 2001-2009 Changzhou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常州市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2008-2009 苏ICP备06048603号
地址:常州大庙弄32号 电话:0519-86619627
技术支持:中吴网 设计维护:梧桐下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czkp.org.cn